一种诗歌写作

2018-03-25 00:23:50 织梦安装使用
  • 文章介绍

传统文本作为一个路径,通向文本后面的目的与意义;而奇观文本,其本身即是目的与意义。作为路径的文本,有博尔赫斯、卡夫卡的小说为典型;而作为奇观的文本,有庞德的《诗章》与乔伊斯的《芬尼根守灵夜》为典型。诗人梦亦非所书写的,正是后者。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 (节选) 


文 | 梦亦非  

Ω

 

Someone, once was,says who?

切斯娜蒂鲍托¥*(水角狄索奥

乱码?  乱吗


Greeks or a symbol ?

阿尔法,尼系俄梅戛,我是法珀斯

我的天!!      World

 

red mustache. No, here is Red Beard

红胡子法珀斯(胡子颜色可以随心所欲)

没有人吗?            什么鬼


but never began toexplore

但那是谁的心心心心星腥欣新

我的船被困在矩阵中了,谁来救我


they were falling intothe lacuna

使用心的人类,作为文件碎片

   叫睢族人放出女太阳救你吧


           as with theiravaricious

在回收站中被粉碎为

         


a pile of date

一堆没有关联数据沫

           宕机了,


repeatedly,generating

这些年头,蒂娜,娜蒂,你在哪一个发生器

                          什么品牌的发生器?包邮吗?


Why must

为什么非要

再买一台主机啦


so much humanoids,always

非要使用人类特征

外星人好像在打折


                  in non-human time and space

                  在这没有人类时空

                   虚拟主机好像更好用

only

           只有

                  ……


      thephantoms, insead of ghosts

   魅影们暂时性休克、存留然后消失

     《歌剧魅影》数据坏了,谁给种子


one by one, two from two

魅影的社会,魅影们不需要社会

有人吗?       有没有胡建人


no society

没有社会

  五毛钱也想混社会啊



77


 He was writinggamerules

的法则或游戏规则。我化妆给你看好吗

 打游戏的飘过~


while she emerged like grammar

我化妆给你,看好吗?给勒托——

     勒托是谁啊?     化妆品牌?


in the glass of language

深深热爱的女神,荷马妻子,忒修斯母亲

三位一体。呵呵。三体


of love, of real-

作为魅影我并不懂得之含义、实现的

                       这一切的意义是?

                               

                             of signifier     

                              不及物对象

                      自由万岁~

 

world broken

一砂一世界

          主体性

 

the time arising

1X3=1world

       不,主体间性

 

them talking

讲述的是

叙述即权力吗


that that fiction

在人类中期,他们用科学与理性

        人类?什么民族?睢族


accounted a murder

杀死了他们造物主

匠人用手还是用语言


wherein deeply buried

并将神类深深地掩埋于深处

 在语言的粘土中


of history

历史与记忆不再触及{勒托看守那里}

好极了~好什么呢~


“I see, but I did not see, the existence.”

我称之为第一代的AI

   五毛钱特效啊


“indeed, you are, and a ghost in the shell”

这些隐藏了逻辑的形象被赞颂

 特效是通往自由之路


He believed the book of Godot

从《神经》中,并在《嗒刻经》里

楼上的,是虚构之路吧


though here isn’t God, Dot,

它们被认为创造了人类

          笑话

 

because the world has two mirrors

(这些零余数据有了自我意识)

            黑客帝国理论啊


one in sky, another  in web

在那被称为天空的背景中

特效失败的天空


between language and the logos

那里百花盛开,那里流水倒映月亮与深空

           但没有人,没有观看



VXXXXL 


Salute, BenitoMussolini

向墨索里尼,致敬

 黑手党哪儿去了


He swallowed that

幻影忍者又名法珀斯

“元首滚回去”


                 that fire of war

火影忍者吞食  战争

 第十八季出来了吗  没有呢

 

     of foodof picture

     主义者创造食物

         老板,来一盘钳子


Man must eat

以火为食的精英也只是半帧残痕留于空气中

并没有完整影像          只见影像在消失

并非是何物在消褪而仅仅是消褪行为在进行

                  不是呯的一声,嗤

 


want what’s perfect

完美法西斯主义

 完美主义者必然法西斯


           glass, wine, totalitarianism.

           是失败的英雄

                               成王败Q


the stall he was hung upside down from

法珀斯被倒吊在洛雷托PiazzaleLoreto

  比圣子还惨   人类的发明     跑路啦


           顶上

          加油站

飞船驶离米兰


               remember,

这个男子自我挫败,入狱,越狱

   最佳男配角


indulged himself in films

他热爱电影而编写了节日程式

             有胡建人吗   东北银


while she was born at the old harbour

老威尼斯码头  造玻璃的工匠

    用镜子囚禁是好办法


Murano  幻像囚禁于石英

                

                Which sunset

                与水银之间

                     汞呗  化学分子式是


of pigment upon the mirror,

被废弃的显示屏,最早期魅影

  人类都跑哪去了   早自己干掉啦


every day.

不再返回系统

   宕机


     He regretednot

法珀斯身体在胶片中永存

胶片也是虚像嘛


nor appreciated

微缩的母带     晚期出现的IMAX

       尼奥   救世主 


for this dictatorship

伟大费拉拉男子

       费拉拉拉拉拉~


and the full fledged fall

魅影们赞美笨拙失败臭名昭著

    因失败而伟大尾大伪大


the fall of history

只因

new~ 


        日日新


became a story

倒吊的男子

    塔罗牌算命


with deep sorrow

从陈乏中召唤/虚构/凝聚


                  from the time windy.    

                  新的价值源代码

                           股票代码  新股增发

 


M


                 Long time ago

      外星探测器躺着,积,灰  尘埃

        就我一个吗?


sheis code lonely          

它一半以上残损因此更美

你妹啊?


color nihility

如天仙(蝎)座,浆子,表嫌弃它

  林仙儿浅白碧池


a figure, not figurine

法珀斯驾驶着一台静(废)止的飞船

                  报废车辆不可以上路


a syntactic relation

从云计算间探测睢人(类)原点

     我们来讲个故事吧


        or sheis a English figure

人类有原点?嘿嘿

          故事?事故?


a English figure in a notebook

一堆地球…………

        地球被拆迁啦


she is a book because the book was unfolding

被(谁)丢弃在数据处理中心的忒修斯号一脸无辜

 搭外星飞船去外太空吧


or a finger with a red pen

故事被修改为——

  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


               a sentence, soak with sky

                忒修法珀斯大(卫)林奇一直

                     被黄金之心号搭救


but he watched her

寻找关键词而原点早已淡

他们找到答案


     beneath theocean of mathematics

入下一帧场面,简陋制图软件

       42


   so she is a face of mosaics

   生成的太空舱更简陋,不比太空舱

            但问题是什么呢


blossoming in his dream

虚构的大地更为精美

   天知道

 

            残败


即美


 shewas much delicate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而喻

               后来我们都回到之前的地球


as the syntax was pressured onto

法珀斯不会明白他追询无意义而这里的叙述者

  坐在酒吧里瞎biubiu

 

the light of system which the man dissipated the math

即法珀     ,在数字银河间迷航……

   故事讲完了了了



0101

 

for this love of writer

我唯一的爱来自我唯一的恨(莎士比亚)

    唯一的?哈哈


ever he without landscape.

转换器在时间飞船中叹息

   吃瓜的路过,看过,不错过


He is here only. What he did.

亘古飞行只是某个偷喻

   有人吧,谁在


a dog led AlphaGO

正如它们是同一代码

    什么梗?桔梗?


into the contest of mind

分身于两个空间,于虚拟年代

  2333333


he isn’t Shakespeare

(莎士比亚)疯子带瞎子走路,

        OTZ


but maybe a fiction.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病态。

  经典就是人人不读的好


that pram will fall at times

超出算法,即另一种算法

  数学挂科了?不信春哥


for his sentiment about table.

因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爱都是没有理由的,恨相反

 

“the living could be dead, the dead living”,

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汤显祖

 娘子~~


dead, revived,

自我复制之生与脱嵌之死

  COPYdisembedding


all events of a dream.

皆是梦中事故,当飞船侧飞入埃文河

  只有我在读这首诗吗?


here is Jone’s Straitbetween

又叫琼州海峡,光影变幻搭配声响

  《驶向拜占庭》…………


BE and nihilism

但无主体倾听,光影们在梦境

               梦中人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one by one, sinking.

是梦中排演的大戏但无做梦之人

 万一知道呢?


he said, these were arithmetic

死生悲喜皆是算法,或修辞

 我就常常知道自己在做梦


of a dramatist, or a madmen

被充分设计的世界,图灵虚构了

  那么你既是上帝又是上帝的儿子


be it Turing or Jobs.

法珀斯,而后者

 晚安了,886~


one invented another

设计着图灵,虚构的魅影说

   没配音啊,声优呢?


Shakespeare and world

我仍自认为是无限空间之王(莎士比亚

脑子进水了~water


in the word of imager.

在飞船舱底的黄梁果壳之中

            What? Word?World~



序诗

 

Days never old for anything.

苟日新  苟新日  日苟新  新日苟

美丽新世界中酸的赫胥黎

                           号飞船

                                   妈呀克夫司机

从楼梯

下到

诺恩斯怀抱     “小乖乖,快快睡

               程序已经关闭了

               天又黑,狼又凉

               扯出小孩儿肚肠

great pinpoint

伟大如针尖的诺恩斯

   像希望神话?呵呵了


  a hedonistadored you

我们作为败金教徒,向你顶礼膜(礼)拜(日)

        变形金刚+异形=异形金刚~~~

 

you was renewed quickly

把又一周刷新:防锈漆,无甲酫

  从前有一个鬼,叫什么鬼


A Beautiful New World

崭新世界一层叠一层,反面与正面

   什么鬼啊?像AI


neither space nor time

不占空间,不占时间,让时空自由游戏

   看过了,哲学鬼


Fuck the focus of light

去马勒戈壁滩上,画一座航空港

法珀斯偷渡

渡向银河,去撩织女

织出美丽新(第二次)世界(大战)


  he will copyanother world

复制/的世界中,所有法珀斯是同一个

  复制人算不算人啊zzzz


but only if possessed of all power

唯一法珀斯是所有……权的归属于问题上

   复制人是我们的神,至少曾经


balabalbalabla

巴啦巴啦巴啦小魔仙一大串串烧

  要吃铜锣烧


So said she. In the story of goddesses

也讲不清诺恩斯的爱情事故,在原版的传说中

                       拟象哪来的原版啊


he the protagonist disappeared

他并没有从腰间上勒托

   没有比爱情更愚蠢的啦啦啦


long time ago, founded phantoms

而是不为魅影知地,把世界克隆上负九遍-9

  走了,不看了,没意思


to save the world of man.

诺恩斯用法珀斯的嘴:

   晚安,宝贝,晚安

 

good night, good night.

大独裁者万岁,晚晚睡。

                       山呼呼呼呼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阅读说明书


文 | 梦亦非 


历史

 

    “历史不是抒情、叙述、分析的过程,它是分裂、自否的关联状态。”这是我为《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一诗所定下的历史观念。从古典时代到现代主义甚至后现代主义的写作史之中,历史被审美化、抒情化。文本,尤其是文学文本有一种并不奇怪的致幻功能,它将被纳入其中的庞然大物,诸如“历史”,抒情化,将历史作为抒情中的元素,作为抒情的对象,历史在文本中被有意无意地内化为某种程度上的生命主体,与抒情化并行的,是历史的审美化,粗糙的历史在文本中被修剪、去皮、打磨、抛光,如同护理中年女人的脚趾。一旦历史的抒情化与审美化开始,叙述与分析就接着跟进,史诗与现代主义以及其后的抒情诗,便是对历史的叙述与分析,这一切,都是无意识地重新神化历史、将历史修剪成一个高贵的、优美的、可以对之倾诉的神祇。


但《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并不这样赞同,在这首诗中,历史不是延续性的分期,传统的分期在这里失效,于此诗而言,历史是一个不断分裂的过程,此处的分裂不是细胞式的分裂,而是大地龟裂式的分裂,在此过程中,历史处于自否的状态。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历史的面目:非主体性的,非整体性的,非线性的,它是盲目的、非理性的分裂,历史没有马克思式的目的,历史也没有黑格尔式的规律,你无法用建构法去总结历史,因为它总是不断垮塌、内爆,而这一切并没有崇高的意义,也不是诗意的象征,它是自否,自私的、盲目的历史仅仅表现出自否的意味。


在这样的历史观之中,所有传统的诗歌写作方式,都变成了幻觉,所有闭环式的文本,都只是一厢情愿。基于如此,所以《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并不是一个闭环式的文本,它同样是历史式的垮塌、自否。

 

 

诗行

 

人类即有的诗,都是一行一行地,组成一个文本,如果我们不这样建行呢?如果时间与历史不是线性地发展,那么,线性诗歌的意义又何在?虽然,我们并不会把诗歌视为历史的镜像,虽然诗歌的确总是成为历史的镜像,哪怕自以为是历史的镜像。在本诗中,我用两个以上的部分构成一行诗,第一部分:主行;第二部分:复行(主行上面的英文部分);第三部分:弹幕(主行下面的话外音)。在主行之中,又使用了不同的字号,小字号可以被忽略,小字号也可以被加进来阅读。但并不是每一行皆如此,有些诗行只有两部分,有些诗行有三部分,有些诗行有四个以上的部分。


这样一来,仅仅一行诗就构成了它自身的阻碍,构成多声部的复调,是最小单位的众声喧哗,有时构成对话,有时则不。而这些部分的布置亦无规律可言,它们处于漂浮状态。一句诗即是一个语言事故的现场,即是最小型的不妥调、不和谐。

 

 

诗节

 

    我曾经写过漫长时间节的十六行体,因为我喜欢发明一种诗体并推到极致,这种十六行体是“三四三二四”的分节,每首五节,分别为三行、四行、三行、二行、四行。在《空:时间与神》、《素养歌》、《儿女英雄传》这些长诗文本中,便用的是十六行体。到了《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则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文体建构,文体不再结晶,它处于分崩离析的过程,每部分有多少行,是不固定的,每几行组成一节,也是不固定的,完全是一个随机的过程,需要的效果是语言的碎块在漂浮中互相碰撞,随机暂时性的联接,随时又互相游离而去。

 

 

如何阅读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理想的表现状态,应该是一个小程序,形成一个诗行的球体,漂浮的诗行形成一个小宇宙,你用手尖划动、拔动那个诗行之球,诗节随机地浮到你面前,但这太极端了,会让习惯传统诗歌阅读方式的读者受到伤害。


所以,最终的视频版的表现方式,是H5的方式,让诗行获得动态,在一个页面上,先出现主体,再出现复行,再现出弹幕;或者弹先出现,再出现复行,最后出现主体;或者一起出现;或者只出现主行而无弹幕……一个页面可能只出现一行诗,也可能出现一节诗,也可能出现一个部分,完全是随机的。诗行的颜色也会有所变化。所以这是文本的表演,是文本的奇观。


如果读者拿在手中的是印刷的纸本,那很不幸,这是此诗最无可奈何的呈现方式,也即是说,你拿到的只是此诗的“脚本”,但脚本也有不如的阅读方式:


A,先读主行大字,再读连带小字在一起的主行,接着再读英文的复行,最后读弹幕。

B,先读英文的复行,再读主体,最后读弹幕。

C,如果阅读水平有限,只读弹幕,不读主行与复行。

D,如果不认识英文,可以只读主行与弹幕。

E,只读主行。

F,只读主行中的大字。

G,……

一首诗是许多首诗,一首诗即是一个糟糕的宇宙,或者一个无限可能的历史列车事故的现场。

 

 

顺序

 

    如果认为历史是趋于理性、秩序的过程,或者认为时间是单线性的递进,那么,按顺序的编号就是时间的模仿,这是几乎所有长诗或组诗的编号方式。


但在此诗中,基于异质的历史观念,以及时间想象,所以各个部分在编号上,并无规律可言,这些编号采用的是不同写法的数字,以及字母,不按顺序,偶然地编号,编号也就因此失去了编号的功能、意义、只剩下编号本身的字符:纯粹的能指。


甚至从半句中起编,上一部分并没有结束在某一句,而是中止在某一句的句子中间,而这个句子转折到下一部分,所以下一部分的编号就硬生生卡进了一个句子中间。


编号与顺序无关,比如,被编号的小行星们不会按编号的顺序来运行。

 


奇观文本

 

    奇观文本也叫景观文本,传统文本作为一个路径,通向文本后面的目的与意义,文本自身可以被忽略,而奇观文本则不同,文本本身即是目的与意义,文本不通往自身之外的目的,目的也不是提供文本之外的意义,虽然它必定会指向自身之外的意义异域,在误读的语境中。因此,文本本身得到足够的重视与建设,作为路径的文本,博尔赫斯、卡夫卡的小说作为典型,而作为奇观文本,庞德《诗章》与乔伊斯《芬尼根守灵夜》作为典型。按照居伊.德波的理论,人类早已进入景观社会,也即鲍德里亚的拟像社会。这两位西马的思想家,对之持以批判态度。而对身处其中的景观社会或曰消费社会,我并不认为很糟糕,恰恰相反,它是一个人造天堂,是最适合人类的历史阶段。这个阶段,社会自身即是目的,它不愿意成为通向历史目的的路径,它并不认为历史有目的可言,消费即享受,景观即真相。因为它是非历史目的论的,它不提供太多存在主义式的意义可供挖掘、分析、言说,它的浅层化、透明化、复制化、同质化,让“意义控”的学者们深为失望。而于我而言,这恰恰是最好的社会,所以,对应于奇观社会,真正“现实主义”的写作就是“奇观文本”的描绘。奇观文本本质上恰恰是最平淡无奇的现实主义文本,而那些传统写法的文本,尤其是现实主义文本,在景观社会中成为最不现实的浪漫主义式的、童话式的文本,因为它们深藏并相信着结构/结晶,相信着历史的叙事学。作为与对意义深深迷恋所传统文本的反叛,奇观文本在成为自身的时候也就冒犯了传统文本阴影之下的读者。

 

 

篡述

 

    篡述是我为《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所发明出来的一种技法,它属于叙述之一种,是复调叙述。A,在叙述一个事件的时候,即是在篡改另一个假想中的事件,假想中的事件并未发生过,也未出现于另外的文本,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本间性,但假想中的事件在被篡改时露出冰山一角。B,叙述一个事件即是篡改另一个经典文本,这是某种程度上的文本间性。


叙述是对真实或文本化的事件的讲述,它有一个、一些“原本”,篡述则抽空了这个“原本”,它不针对现实/事实,它针对的是假想出来的影像的碎片,如果说在“拟像”理论中还需要模型,那么,在篡述中连模型都已消失,所有的起源都仅仅是虚拟的影像的碎片,也因此,一次叙述等于两次叙述,既叙述为“起源”的文本,也叙述为“篡改”的文本。在此,叙述成为凌空蹈虚的闭环,它不指向外部的现实、意义,它只追着一条假装出来的尾巴做游戏,叙述因此卸掉历史之重,成为自身的目的。

 


悖论

 

    与篡述相符,悖论也是我的写作一直非常重视的,当某种开始自否性自指时,即会形成悖论。在我的宇宙观之中,万事万物不是平滑的延展状态,而是处于悖论的状态之中,惟有悖论才是宇宙的真相,如何宇宙有真相,或者需要一个真相。同样,在一个奇观文本中,悖论一定是不可或缺的,它可以表现为叙述之蛇追着咬自己的尾巴,也可以是一个自否性的论断,还可以是自指性的描述。在悖论的世界中,事物只对自身感兴趣,不对外部开外,一个又一个小型的自足/自闭意义群在组建、又散开。因此,《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不追求逻辑的流畅,并有意将逻辑偏离、打结、自耗……

 


伪论

 

    伪论首先是假的议论,看起来是议论,是下判断,事实上,却只不过是在叙述一个事件,或者抒发某种感情,这个判断句给出的判断并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它真正的目的在于论点之外,这是东方式的迂回。其次,伪论是恶毒的论断,是谬论邪说。刘勰《文心雕龙·议对》中曰:酌三五以鎔世,而非迂缓之高谈;驭权变以拯俗,而非刻薄之伪论。在《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文本中,伪论更多表现为“其次”,它的政治观点、历史观点非常“不正确”,它的许多论断是站在反对普世价值的立场上,或者站在怀疑所谓真理的立场上,所以它们是谬论、邪说。对“政治正确”的怀疑态度,作为奇观文本的一部分,犹如对“文学正确”、“生活正确”的反对一样。在此文本中,你听到的声音仿佛源于撒旦的诅咒或嘲笑,而不是天国的祝福。

 


负抒情

 

    负抒情不是传统抒情,不是冷抒情,甚至不是反抒情。传统型的抒情构成伟大的抒情诗传统,也构成伟大的史诗传统,但那是农业时代的辉煌,不属于拟像社会。冷抒情属于现代主义文学范畴,而反抒情属于后现代文学范畴,当然,它们互相之间并非那么渭泾分明,而是互相交叠。这些抒情方式都假设或实有一个抒情的客体对象,抒情发自一个言说的主体,只是抒情的态度与目的有所区别,但都属于“抒情的意识形态”。而负抒情则不是这样,它并非源自某个主体,也不针对某个特定客体,它是语言自身在情绪、情感上的耗散,它不但不能增加抒情的的增长,反而耗掉了情绪与情感,以及潜在的情绪与情感。但一个负抒情的文本却并非冰冷的文本,相反,它却是力量四射花团锦簇的奇观文本,但这些都只是暂时的镜像,是残碎的语言泡沫,没有温度,没有触感,因为文学特有的温度与情绪已被抽空。负抒情抒情诗歌的恶梦。

 


私人知识与虚假知识

 

    人类都在公共知识的领域中进行写作,所使用的词语必须是公共意义上的,引用的典故也必须是公共意义上的,唯有优秀诗人,才有能力将公用语言私人风格化。但几乎不可以使用私人知识与虚假知识。


私人知识,指的是写作者自己生活中的经历、体验、事件,阅读者并没有了解过这些写作者的个人知识,当写作者不假思索地将它们当作公共知识般使用时,会带来精神病人呓语般的效果,它将读者排斥于语言链之外。私人知识不是对公共知识的补充,也不是对公共知识的反叛,它是另一个世界,它们架构了另一个世界,私人知识被扩大时,或者变成架空历史的想象文本,或者变成在公共文本中间杂异质的奇观文本。


虚假知识,无论在公共知识或私人知识中都没有发生过、出现过的知识,写作者出于某种意图,将它们虚构出来,他们假装有这样的知识,使用它,引用它,分析它,虚假知识进入文本之前,是不存在的,进入阅读之后,变成私人知识。但虚假知识与私人知识仍然存在着区别,私人知识可能曾经实存过,虚假知识却永远不会成为现实。文本的重复与受众的扩大,一旦经典化,私人知识与虚假知识就会变成下一阶段的公共知识。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建立于大量的私知识与虚假知识的基础上。

 

 

魅影

 

  何为魅影?魅影是Ghost,偏重于指肉体死亡后的鬼影,幽灵,电视屏幕上的重影。魅影也是phantom,指的是幻影,幽灵。此诗中的魅景,即有鬼魂、幽灵之意,也有幻影之意,更有屏幕上的残留的影像之意,并且偏重于残影。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的大概内容,篡述的是魅影们在人类晚期,也就是人类几乎已经全部灭绝时期,人类文明的荒原时代,探寻人类的“故事”。


在人类的时代之后是AI的时代,在AI的时代之后是魅影的时代,魅影们越过AI的时空前来“考古”人类,它们“看见”的是人类的消亡,而它们自身并非实有真存,它们只是暂时的影象的残留,或者是屏幕上的,或者是全息式的,如蜉蝣般转瞬即逝。


所以,“从魅影回看人类晚期”是此诗的主题。


 

主角

 

   《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中有一些永难成型的魅影形象主角。在魅影时代,没有谁是完整的形象,也没有谁是长存的形象,没有主角,没有配角,谁都是即兴的、偶然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魅影们连“泡影”也比不上,泡影至少还有泡,魅影连实有的基台都没有,它们只是光,转瞬即逝。


这些假装成为主角的魅影包括——


图灵:计算机之父。

普朗克:量子力学创始人,人所周之的“普朗克常数”以他命名。

马可尼:无线电之父。

瓦特:功率的单位定为瓦特w,他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重要人物,蒸气机的发明者。

湿婆: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之一:毁灭之神,它的前身是印度河文明时代的生殖之神“兽主”和吠陀风暴之神“鲁陀罗”。

诺恩斯:她不是诸神的同僚,而是宇宙混沌之初最早产生的神,掌控包含泰坦十二天神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在内的整个欧洲神话系统中所有神的命运,并且支配着每一个凡人的命运,是能量最为强大的天神。

勒托:希腊神话中的“幽暗”女神。


从这些模糊的长诗主角之中,可以看出神话与科技之间的合谋、呼应。

 


科学哲学

 

我已经极度厌倦/厌恶了存在主义,以及泛存在主义,无论是装神弄鬼的海德格尔,或者庸俗不堪的萨特,或者反抗的伽缪、有神论倾向的雅斯贝尔斯、沉浸于自我的梅洛.庞蒂,请让我远离存在主义,在存在主义之前那个古板而中庸的胡塞尔,存存主义之后法兰克福学派学些泛存在主义,都让人难以忍受:全球文学受存在主义与泛存在主义的影响太久,超过一百年以上,影响太深,每个写作者都成为存在主义的生化丧尸。


从浪漫主义到后存在主义,全球的文学史都是一个思想模样,这让人无法忍受。就连科幻小说,也沦为存在主义的殖民地。


我更愿意挣脱存在主义的万有引力,艰难地朝向科学哲学的领域而去,因为那里没有压抑的哲学正确、政治正确、文学正确、生活正确,在科学哲学的世界中,存在主义的魔力虽然没有彻底袪魅,但毕竟不再那么浓郁。


科学哲学:从哲学角度来考察科学,研究科学活动和科学理论,探讨科学的本质、科学知识的获得和检验、科学的逻辑结构等,有关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方面的基本问题,属于英美分析哲学的一部分。年轻时候我更多迷失在欧陆哲学诗性的、迷雾般的思想森林里,但到了中年,我更愿意走向英美哲学的明净与科学世界,英美哲学看见当下与未来,而欧陆哲学则更愿意回忆消失的农牧时代,追寻与虚构本质、家园、人性的神话。


所以,《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更多表现出挣脱存在主义趋向科学哲学的态度,虽然并没有那么彻底,但却义无返顾。


...... 

2017年7月于广州

(本文后续部分参见附录)



梦亦非。写作冒险家,读者的敌人,以艰涩著称,其难懂的著作包括:长诗《儿女英雄传》、《BUG中质数的甜度副本》,长篇小说《没有人是无辜的》、《迷宫与嬉戏》,童话《精怪童话集》,以及一些“负小说”。他可能是当下最撄犯读者的写作者。




微信号:wgsgjx

     

赞赏

投诉

上一篇:今天讲一下虚拟机(VMware Workstati..

下一篇:带你走进虚拟化世界之KVM

专业的织梦模板定制下载站,在线购买后即可下载!

商业源码

跟版网模板,累计帮助5000+客户企业成功建站,为草根创业提供助力!

立刻开启你的建站之旅

QQ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

织梦建站咨询